接下来我们就听听一位资深的民间登山运动者

  当然是非常非常难的,这是毫无疑问的,我们也曾经做过这方面的直播,也去了解相关的情况,也有很多的朋友是爱好登山的。其实在这样一个过程中的时候,你会发现,他的风险越往高度走之后,它的风险成比例增长,不像我们平地所理解10米这样一个鬼门关是什么样的概念。

  作为一位资深的民间登山者,您觉得在攀登像珠穆朗玛峰这样的顶峰的时候,民间登山者应当做好什么方面的准备?

  第二个关键词其实就是高度不是最重要的,最后你会走到一个过程中的乐趣。其实我愿意理解王石先生的这句话是在提醒很多我们的登山爱好者,是,中国目前的登山爱好者,据前两年的统计就已经有2000万之巨,那么2000万的登山爱好者随着这些年对珠穆朗玛峰的关注,各种直播等等因素之后,相当多的人迅速调高了自己的目标,就说我既然喜欢了登山,我一定要试一次登珠穆朗玛峰,因此珠穆朗玛峰就在由于被人迅速地调高成为自己的理想,就忽略了那样一个循序渐进的过程,很多人就会更早地认为自己有能力的时候,就开始登珠穆朗玛峰。

  其实刚才王石先生两句话是非常重要的,他相对比较含蓄,一个是循序渐进,这是他要强调的,你看他刚才最后给你罗列他从6000多到7000,一步一步的,而且预定要登珠峰的时间也比他原先提前两年,即使如此,他已经付出四年的时光,这是他的第一个关键词,循序渐进。

  那您怎么评价像吴文洪这样的只做了一个多月的集中式的训练,就去登珠穆朗玛峰这样的民间登山者的行为的?

  它有这么一个过程,原来就是越登越高,越登越高,我记得登第一座雪山是6100米,就这样到6500、7000、7500、8000,这样上去,但实际上登到一定程度,实际上山更多来讲,它会来体验山的过程,实际上很多山不高,但是很有乐趣。登山应该说高当然非常重要,但实际上另外一个,技术牌来讲,比如说攀岩、抱石,这些都不是很高,但是乐趣是相当相当无穷的,就是走另外的技术牌。

  所以我觉得有一句话是今天我看到的,必须转告给所有的登山爱好者的,登山表面上看是用腿,其实是用脑,是用理智。

  可是今天下午我又拿到了北京的一张报纸看到,有一个企业在赞助民间完全的普通人去完成北极的征服,完成了,下半年还要招人去南极。其中有这样一句话,叫“普通人只要有梦想,只要坚持,就会成为勇士”,但是如果成为烈士呢?所以一系列这种民间所构成的事件作铺垫,你突然发现,吴文洪也许是偶然,但是又有必然性在里面。

  经营范围:设计、制作、代理、发布国内各类广告;包装装潢印刷品印刷;打字

  今天凌晨来自江苏盐城的登山者吴文洪在成功登顶珠穆朗玛峰之后的十几个小时之后,在下撤的途中因为严重的高山病而去世,他的人生最高点是在8844.43米,而他的人生就定格在了8750米的高度上,短短100米的高度,让人们在为这样一条年轻生命逝去的同时,也在思考,我们到底应该从中思考一些什么东西,岩松怎么看?今天有一些媒体在评价吴文洪这样一位民间登山者的时候,纷纷用了勇士,而且说他身上爆发了一种巨大的勇气,你怎么看这些评价?今年开年以来,全球的商业航天界就持续爆发激烈竞赛,造火箭、发卫星等动作不断,使得2019年被不少...报道称,近年来,中国的机器人企业数量正成倍增长,出现这种现象得益于中国经济模式的改变。所以我觉得把高度和最高峰,他觉得只要登上珠穆朗玛峰,我作为一个登山爱好者,这辈子值了,牛啊,但是这里蕴藏着风险,山永远在那儿,你爱山,但是山永远是非常理智的,不用爱这个词来回应的,山爱你吗?TRON并非游戏行业的开创性产品,因为市场上还有其他基于安卓系统的游戏机,如美国初创公司Ouya生产的Ouya游戏机。该产品在中国市场的前景可能将取决于其售价和软件配置。江苏登山爱好者登顶珠峰,下撤途中在8750米处不幸遇难,气温低、道路险、救援难,突发的意外事件暴露出哪些问题?登山探险日益流行,社会名流也加入其中,一边是快速发展的户外运动,一边是遇险遇难事件的频繁发生,现状下,我们究竟该如何引导,避免山难发生,个人、社会又该从哪些方面共同努力?《新闻1+1》为您解析。

  央视新闻频道《新闻1+1》2009年5月19日播出《一百米,考验的是什么?》,以下为完成台本:

  我是1999年开始登雪山,2003年登珠峰,而且比原来预想的还要早,原来预想2004年、2006年,因为正好有这么一个机会,中央电视台组织登顶50周年登珠峰,所以提前了,实际上在这之前,已经有四年这样一个登雪山的经验。

  情况发生以后,有两名高山向导一直陪伴在他的身旁,并进行了应急的救助。同时从海拔6500米、7028米和8300米紧急增派了9名高山向导,立即前往8700米进行救险。

  我们都知道一个词叫量力而行,为什么在关系到自己生命的这样一个运动项目上,很多人就选择了不自量力这种做法?

  但是另一方面,我归纳了一下过去24小时我所看到的与此相关的资讯,突然看到了偶然后面的一种必然。昨天晚上做完《新闻1+1》回家看到了《北京晚报》上登的是来自西安的一个小伙子,民间人士登顶成功,而且他是一个开户外运动店的,而且他又被称为“陕西民间登珠峰成功第一人”,这是昨天晚上看到的,不到24个小时。今天早上凌晨4点,我在中午看《体育新闻》的时候知道了,凌晨四点吴文洪遇难了,也是来自江苏的民间登顶人士。下午的时候我又看到了成都一家媒体登今天的报纸,登的是成都一个小伙子登珠峰成功,其中在下撤的时候,一分钟没有任何的呼吸,几乎快绝望,用他自己的话说,“我都慌了”,后来是他向导发现了,把他给救下来,他用了一句话,“我后怕,但是无悔”。

  任正非:就像你家的土地,牛粪、猪粪撒在地里去一样,土壤肥力好了,你们家过几年庄稼就可以多收,我们现在讲要加大战略投入,就是这个原则。

  所以实际上登山的过程当中,当然上去的希望登顶,如果登不了顶,觉得体力不够或者觉得其他因素,没有关系,还可以下次再来。所以一般来讲,还是现在中国登山确实年轻人有一种急躁的情绪,希望一次就成功,这个心情可以理解,但是应该还是要循序渐进。

  在吴文洪母校的网站上,作为优秀毕业生的吴文洪曾留下了这样一句话,人生真的很短暂,珍惜时间、热爱生命是永恒的主题。成功不是一件偶然的事,需要用心地准备,踏实地行走。

  我就举今天成都这张报纸登的成都这个小伙子的例子,他真的很幸运,其实他在登顶的时候,他用了这样几个词,头一天晚上在即将登顶的时候安排必须休息4个小时,但是他说根本睡不着,完全没休息。然后登顶的时候很兴奋,他作为一个民间的这种爱好者,又超越了所有人走到了第一位,但是在下山,在山上还哭了,在登顶的时候,非常激动,其实情绪也是需要控制的,但是在他下山的时候,有一分钟突然没有任何氧气,而且氧气瓶全部用完,他用的词是一瞬间我就慌了,他肯定没有相关的经验,“我慌了”这样的词也透露出他作为一个民间登山者的不足,幸亏是向导发现了他,把他救下来。然后他最后用了一个词,算闯过一个鬼门关,活下来了,最后他用的词,感谢了企业,感谢很多,是你们的精神和珠峰的眷顾让我活下来,其实这就是一个非常不理智的最后的结果,因为怎么说呢?我只能说你很幸运。

  这当中还联系过尼泊尔的飞机看看能不能前往救助,但是由于环境气候特别恶劣,飞机也没法到达这个高度。

  本报讯记者李栋通讯员朱宗报道:6月5日上午,全市防范化解重大风险工作会议召开,深入学习贯彻习总书记关于防范化解重大风险的重要论述,进一步传达学习贯彻省、市有关会议精神,对做好我市防范化解重大风险工作进行再部署、再推动、再落实。市委书记、市人大常委会主任郭永航,市委副书记、市长姚奕生出席会议并讲话。市政协主席陈洪辉,市人大常委会常务副主任陈英出席会议。

  因为现在有一种新的结合,尤其在进入2000年之后,随着技术和财力的增加,而且为了让更多的登山这项运动被更多的非专业人士也能纳入其中,其实我们的很多专业运动队也开始提供相关的服务,这里既有好的一面,也当然会有不好的一面。比方说这次登顶本身就是公司的一种合并,最后他们每次登顶,民间的人士都会有强有力的专业人士做辅助,像这次登山队有尼玛次仁,这是水平多高的一个登山运动员。但即使这样,我不知道大家注意到一个细节没有,就是吴文洪在遇险之后,就是生命体征已经非常非常糟糕的时候,两个极其专业的向导陪伴在他的身边,但是最后也不能动,最后这两个极专业的向导被严重冻伤。在今天晚上我了解到的最新消息是,还好,中午的时候大家担心这两个向导会被截肢,现在有可能不截肢,但即使这样,这两个如此专业的向导都要用两个多月回到拉萨去慢慢恢复,你就想想这是一个多么巨大的挑战。

  登山从我们外行人去观察,很简单,就是一步一步往上爬就是了,但是通过很多,不管是业余的还是专业的登山者,我们都知道,登山又是特别复杂,特别艰难的一项活动,到底是难还是易?

  其实我再次强调,吴文洪的这种遇难可能是一个偶然,而且在人类登山的过程当中,遇难始终伴随,他是登山的一部分,虽然这是人们不愿意看到的代价。

  您看吴文洪在准备登顶珠峰之前,他只做了一个月的突击式的魔鬼式的训练,您怎么看这一个月的时间?

  5月15号,吴文洪参加的圣山B队从海拔6500米的前进营出发后一路向上攀登,5月18号上午10点左右,吴文洪成功登顶珠峰,当他下撤到海拔8750米的第三台阶时,突发严重高山疾病,情况十分危急。

  岩松你看,吴文洪已经登顶成功了,也就是说最艰难的时候已经过去了,怎么会在下撤的过程中他会出现意外呢?

  据西藏登山队队长尼玛次仁透露,在登顶成功及下撤途中,吴文洪及陪同他的协作人员与珠峰大本营指挥部失去了联系,18号下午3点多恢复联系后,大本营才得知吴文洪身体状况极差,在第三台阶上无法移动。指挥部当即通知留守在海拔8300米营地的3名接应队员紧急向上攀登,进行营救。但吴文洪状况太差,无法走动。

  尽管如此,救援队仍然尽最大努力实施救援,从海拔6500米营地向上增援的人员携带着高压氧舱,竭尽全力向上攀登,用一天时间完成了四天的路程,相继抵达吴文洪遇险地点的救援人员对吴文洪进行了输氧、保暖和药物治疗等多项措施,彻夜施救,但吴文洪最终未能恢复,不幸遇难。

  实际上登山史上也有很偶然的登上去的,但是一般概率来讲,当然像登珠峰这样的还是要循序渐进的。

  马云保险销售 销售女神徐鹤宁绝密技巧 安利 天狮 云商 微商 无限极 完美 玫琳凯完美最佳平台趋势性 马云销售口才学

  我给您的最后一个问题,您登了很多年的山,对您来说,山的高度对您来说是一种最大的乐趣吗?

  其实就像飞机最危险的时刻是起飞和降落一样。其实看相关的材料就会得知,登顶的时候是危险的段落,另一个非常危险的段落就是登顶之后的下撤,为什么呢?有相当多的人其实在登顶在望的时候,他已经面临一种极限,但是顶就在这儿,那一瞬间,他的激动、冲动,还有我一定要圆自己的梦,完成梦想,而不会去做出撤离的决断,可能继续用最后一口气力去登顶,但是当他完成登顶的时候,有可能就带来非常大的生命的隐患,就存在了,于是在下撤的时候会出现问题。但是我想强调的是不一定吴文洪就是因为这个原因,但是以往很多个危险的段落就出现在登顶和下撤的过程中,就与此有关,也许吴文洪是个偶然,但是偶然中可能也有必然。

  在此次登山的过程中,吴文洪家乡的《盐城晚报》一直进行了跟踪报道。据晚报的记者透露,为了此次登山,他从一个月之前才开始正式训练,而就在事发前一天出版的《北京晚报》中,在这则西安小伙成功登顶珠峰的大标题旁边有一则看似并不起眼的报道,“登山有风险,别盲目效仿”。记者采访的中国登山协会专家提醒,随着科技和登山技术的发展,业余登山爱好者登上珠峰已经变成很普通的事情,但常人不可以盲目效仿,必须经过三到五年的正规训练,并积累一定攀登经验,按科学规律而行,在登山过程中,不要做超越自己能力的挑战。

  接下来我们就听听一位资深的民间登山运动者,他是来自万科董事局的主席王石,王先生您好。

  “六一”国际儿童节:“今天,我想对习爷爷说句心里线秒告诉你不忘初心、牢记使命主题教育入门知识

  这是吴文洪在登顶之前拍摄的珠峰照片。今年40岁的吴文洪1990年以足球专项考入盐城师范学院体育学院,在校期间曾担任校学生会体育部部长,今年是历年来参加珠峰攀登活动的国内业余登山队员最多的一年,共有来自北京、广西、新疆等地的24名山友,吴文洪正是其中之一。

  的确,随着财力以及热情的这种增高,现在的登山越来越不只是对专业人士开放,相当多的民间人士都可以介入其中,但是必须要发出一个预警,就是探险不是冒险,必须敬畏高山,敬畏生命。

  当然从登珠峰来讲,应该还是更充分的准备,保险的概率会大一些。也有类似这样的上去的,从概率来讲,更多的,据我所知,像香港的钟建民先生,他是用了13年时间,登了5次,第5次才上去的。

  “吴文洪成为盐城攀登珠峰第一人”,这是5月8号《盐城晚报》的一篇文章标题,今天本来是吴文洪的家人为他的成功登顶而高兴的日子,没想到,今天凌晨却从珠峰传来了吴文洪遇难的噩耗。

上一篇:处于珠穆朗玛南峰与珠穆朗玛峰顶的半途上
下一篇:没有了

欢迎扫描关注极速时时彩的微信公众平台!

欢迎扫描关注极速时时彩的微信公众平台!